<strong id="2w4jw"></strong>
<dd id="2w4jw"></dd>

<dd id="2w4jw"></dd>
<nav id="2w4jw"></nav>

    <th id="2w4jw"><track id="2w4jw"><video id="2w4jw"></video></track></th>

    <tbody id="2w4jw"><noscript id="2w4jw"></noscript></tbody><form id="2w4jw"><strike id="2w4jw"></strike></form>
      文學的“輕與重”
      編審:佚名  ‖  發布時間:2013-08-24 15:33:26  ‖  查看3123次
          柳琴
        
        ■寫作中怎樣處理“當下事件”關切到文學的“輕與重”這一難題。當余華回到當下,利用這些新聞素材進行創作時,他并沒有處理好新聞素材與文學創作之間的轉化。所講的故事就發生在我們的身邊,大同小異。這也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余華講故事的魅力,他很難帶給我們深層次的情感共振與閱讀的神奇體驗。
        
        讀完余華的新作《第七天》,一面覺得意猶未盡,一面有種隱隱的失望,就自己真切的閱讀體驗來說,我感覺這是一部在細節處時而打動我但在整體高度上并沒有給我帶來多大感染力與震撼力的小說。
        
        這的確是一部比《活著》更絕望,比《兄弟》更荒誕的小說。小說向讀者展現出兩個世界,一個是楊飛生前的世界,即現實的此岸;一個是楊飛死后化為“幽靈”的“死無葬身之地”,即荒誕的彼岸世界,而彼岸世界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對比反襯著此岸世界的骯臟與黑暗。楊氏父子感人至深的父子情誼可以說是余華寫得最出色的一個故事,貫穿進他的生前死后。而其他眾多人物的各個故事就像眾多副線被楊飛自己的故事串聯起來。幾乎所有死去的人都在此岸世界遭遇離奇死亡而無錢購買墓地而來到這充滿魔幻色彩的“死無葬身之地”。而這個“死無葬身之地”還是唯一一處人人平等的地方,余華將這個國人心里最恐懼的地方描述得美好快樂,不僅是對現實社會的一個辛辣的反諷,更是一種強烈的批判與控訴。
        
        相比余華以前的作品,這部小說在內容上最大的特色就是從歷史回到當下,幾乎沒有了時間的距離感。雖然小說不乏魔幻色彩的荒誕感,但都不能否認它是一部批判現實主義的力作。小說中人物遭遇的故事多是發生在當下中國的各種怪現象,那些時而能聽到的新聞事件,驚訝之余我們并不感到陌生。
        
        我佩服余華直面當下的勇氣與擔當,因為當下的中國積聚了各種紛繁復雜的社會矛盾,我們都處于一個急劇變化的現實世界,各種荒誕罪惡的事件此起彼伏。如果中國作家對此失語只能說是一種失職與悲哀,所以余華這種對處于我們這個時代人們生存處境與命運的關懷、敢于跨出這步冒險嘗試的精神還是很可貴的。但是想通過作品表現好“當下的中國”也是很具挑戰性的。畢竟怎樣處理文學世界與現實世界的矛盾一直是個寫作上的難題,它容易使作家迷失在紛繁復雜變幻莫測的現實事件里,而且離現實越近,越看不清真實,又由于缺少時間的距離來沉淀便很容易流于膚淺的呈現,而不是創造。要不就是讓沉重的現實壓垮了文學飛翔的翅膀,讓文學只能匍匐在厚實的大地上。于是余華也遭遇到了“成也蕭何敗蕭何”的寫作困境。
        
        這就涉及到寫作中怎樣處理“當下事件”這一難題,關切到“文學的輕與重”這一難題。當余華回到當下,利用這些新聞素材進行創作時,他并沒有處理好新聞素材與文學創作之間的轉化。一方面,新聞元素的增加的確可以增強作品的現實性與厚重感,但另一方面它也造成了作品被現實壓制到失去了飛翔的翅膀和想象回味的空間,失去輕盈的一面,流于膚淺的反映現實,缺少藝術創造。我想中國的讀者在讀《第七天》里的故事時是易于找到似曾相識的感受,因為余華所講的故事就發生在我們的身邊,大同小異。這也在很大程度上消解了余華講故事的魅力,他很難帶給我們深層次的情感共振與閱讀的神奇體驗,它的確有點像“新聞大串燒”一樣來到我們的閱讀視野,顯得浮光掠影,可能還不如就重點講一兩個故事來得深刻動人。他沒有很重點詳細地展開一個故事,將我們深深帶入他的敘事,感受到一個文學世界里該有的顫動與震撼。很顯然,余華沒有做好將新聞事件轉化為文學事件的工作。
        
        在我看來,文學如生命,是輕盈的;現實如生活,是沉重的,而作家要做的就是把握好這兩者間的平衡。其實中國的作家從來不缺乏對現實和人的命運的關注的悲天憫人的情懷,就像夏志清先生提出的“感時憂國”的人文傳統。但正因為中國作家太關注現實苦難這“重”的一面而常忽略了文學“輕盈”的一面。比如閻連科對農村苦難的書寫,比如賈平凹今年的新作《帶燈》,他在刻畫陜西農村的灰色記憶里讓沉重的現實壓制了文學飛翔的力量,使整個作品都匍匐在大地上,讓人壓抑。文學不同于現實,它是另一種真實。小說未必要寫得沉重壓抑讓人絕望才是深刻才有價值,它完全可以表現出另一種美學風格,在內容與形式的輕盈里體現出另一種深刻與真實。
        
        文學的“輕”并不意味著淺薄輕浮,它可以嚴肅而莊重,消解掉人們在現實生活中承受的沉重與苦難,虛構出一個與我們現實世界截然不同的藝術世界,從而給讀者帶來一種陌生而微妙的閱讀體驗、生命體驗,進入到人思想、情感的另一精神維度。就像卡爾維諾舉的卡夫卡的例子《小桶騎士》,主人公因為戰爭在冬天缺煤便騎著木桶在世界上亂飛找煤,“小桶重量很輕”,便帶著騎士飛到冰山那邊去了。其中這個小桶就是貧苦,愿望和追求的象征,騎士騎在木桶上滿世界的找煤就是戰爭時期人們生活貧困心酸的體現。這是關于文學“輕”的一個絕妙的例子,它“輕盈”而不乏“沉重”,精巧的構思讓這個小故事充滿想象力與深厚的意蘊,這也是文學的魅力。
        
        而追溯起余華的小說創作,我在他先前的作品里還是看到了這種文學的“輕”。余華是以“先鋒作家”的身份立足于當代文壇的,其間的作品風格也是一變再變,有過幾次較明顯的轉變,但我發現他的作品風格有意無意間從文學的“輕”滑向文學的“重”。
        
        他早期的作品如《十八歲出門遠行》《現實一種》《古典愛情》都帶有很強的文體實驗性,遠離現實世界,在小說中精心描繪自己所理解與把握的虛構世界,展現另一種生存處境。罪惡、死亡、暴力充斥其中,用“零度敘事”的冷酷筆調揭示出人性丑陋陰暗的一面,氣氛獨特詭異,想象力豐富。這是余華所理解與把握的真實,他撕開現實生活的表象,直擊表象下生存與人性的極致表現,常勾畫出一個荒誕冷酷的世界,讀來驚心動魄、令人震撼。到《在細雨中呼喊》,余華已經變得平靜溫潤起來,它喚起了我們內心深處隱秘而微妙的記憶。后來的長篇《活著》《許三觀賣血記》雖然還有著“死亡”這一主題在,但已經從他曾打破常理的世界回到“世俗世界”來了,變得很悲情很“中國”。這是對中國人生存境遇里苦難的書寫,因為余華的冷靜客觀的敘述語調讓沉重的現實顯得不那么沉重,《許三觀賣血記》還顯出幽默的氣息來,頗具喜感。
        
        可以說《第七天》是沿著這條悲情路線下來的,雖然《兄弟》里也有了對新聞元素的運用,但篇幅比較小,沒有像《第七天》這樣的大面積拉開。它似乎是一部沉重得讓人絕望的小說,但同時它又沒有收到一種震撼人心的效果,這讓這部小說的感染力大打折扣。形式上魔幻色彩的荒誕感并沒有讓小說輕盈地飛起來,內容上黑色的現實也沒有轉化好為“藝術上的真實”,讓這部小說在細節處不乏精致但在整體上卻缺少一種高度與統一性,真實與虛幻顯得雜糅而不是一種和諧完整的氛圍。比如在寫到楊飛去鄉下尋找他父親,見到父親的親人時的描寫:“他們五個都是穿著化纖料子的衣服,站在一起時竟如此相像,只是高矮不一,如同一個手掌上的五根手指!、“這五個老人眼圈紅了,可能是他們的手指手掌太粗糙,他們五個都用手背擦眼淚!边@樣的描寫一方面可以看出余華語言的精彩,一方面卻將真實與荒誕綁架在一起,顯得詭異。
        
        余華早期的先鋒作品雖然很荒誕,但是荒誕里有種真實在,這是文學“輕”里面的“重”,而《第七天》里現實的“重”與小說形式的“輕”雜糅在一起,沒有內外統一起來,甚至顯得沖突,呈現破碎狀,F實社會的“沉重”與“死無葬身之地”的“輕逸”都沒有收到該有的效果,表現出藝術直接的真實與審美。余華似乎是有點匆匆地趕完這部小說,還來不及靜心下來好好構思醞釀。
        
        看來怎樣處理文學的“輕與重”依然是個艱難的求索過程,怎樣解決對現實的關懷與藝術追求之間的矛盾,對于中國作家來說更是任重而道遠。這又正如卡爾維諾所說:“對一個小說家來說,要把自己有關輕的想法描寫出來并列舉出他在現代生活中的典型事例,這是很困難的,只好無休止地、無結果地去進行探索!
        
      臨沂市文學院
      表格下載
      米兜彩票app
      <strong id="2w4jw"></strong>
      <dd id="2w4jw"></dd>

      <dd id="2w4jw"></dd>
      <nav id="2w4jw"></nav>

        <th id="2w4jw"><track id="2w4jw"><video id="2w4jw"></video></track></th>

        <tbody id="2w4jw"><noscript id="2w4jw"></noscript></tbody><form id="2w4jw"><strike id="2w4jw"></strike></form>
          泰州 | 阿坝 | 涿州 | 德州 | 任丘 | 汝州 | 扬州 | 毕节 | 包头 | 醴陵 | 黔南 | 临海 | 临沧 | 改则 | 澄迈 | 阿克苏 | 保山 | 南充 | 台山 | 海北 | 河源 | 临猗 | 义乌 | 永新 | 三沙 | 无锡 | 泗洪 | 宿迁 | 启东 | 乳山 | 永康 | 新乡 | 哈密 | 招远 | 丹阳 | 朝阳 | 自贡 | 霍邱 | 滁州 | 汕尾 | 淄博 | 昆山 | 安阳 | 伊犁 | 阿拉善盟 | 兴化 | 镇江 | 湘潭 | 灵宝 | 贺州 | 鸡西 | 泰安 | 诸城 | 库尔勒 | 葫芦岛 | 沧州 | 大连 | 枣庄 | 慈溪 | 泰州 | 达州 | 乌海 | 广安 | 锡林郭勒 | 澄迈 | 乌海 | 盘锦 | 乳山 | 鸡西 | 信阳 | 崇左 | 四平 | 张掖 | 乌海 | 玉林 | 海西 | 郴州 | 大兴安岭 | 七台河 | 庄河 | 日土 | 邹城 | 本溪 | 怒江 | 大兴安岭 | 温岭 | 马鞍山 | 巴彦淖尔市 | 台北 | 日喀则 | 本溪 | 海拉尔 | 张掖 | 海东 | 四川成都 | 枣庄 | 公主岭 | 庄河 | 郴州 | 大理 | 安庆 | 来宾 | 任丘 | 伊犁 | 仁怀 | 江西南昌 | 平潭 | 扬州 | 舟山 | 潍坊 | 芜湖 | 莆田 | 开封 | 昌吉 | 涿州 | 赵县 | 台湾台湾 | 桂林 | 章丘 | 渭南 | 烟台 | 武安 | 香港香港 | 吉林 | 梧州 | 文昌 | 晋江 | 威海 | 吉林长春 | 荆州 | 玉林 | 汝州 | 莒县 | 玉溪 | 陵水 | 镇江 | 菏泽 | 南安 | 长垣 | 灵宝 | 甘肃兰州 | 涿州 | 临海 | 文山 | 改则 | 商丘 | 眉山 | 大兴安岭 | 齐齐哈尔 | 昌吉 | 天水 | 恩施 | 高雄 | 云南昆明 | 江门 | 韶关 | 临猗 | 滁州 | 嘉峪关 | 宝应县 | 佳木斯 | 连云港 | 通辽 | 东方 | 楚雄 | 大理 | 庄河 | 台湾台湾 | 伊犁 | 双鸭山 | 文山 | 澄迈 | 宁德 | 广汉 | 常德 | 襄阳 | 庆阳 | 阳泉 | 高密 | 燕郊 | 宁夏银川 | 香港香港 | 桐城 | 滨州 | 牡丹江 | 蓬莱 | 自贡 | 衢州 | 宿州 | 昆山 | 大兴安岭 | 克孜勒苏 | 沛县 | 驻马店 | 无锡 | 慈溪 | 广汉 | 图木舒克 | 诸城 | 滨州 | 大连 | 渭南 | 章丘 | 项城 | 象山 | 聊城 | 泗阳 | 曹县 | 昌都 | 抚顺 | 张掖 | 东方 | 迪庆 | 改则 | 正定 | 公主岭 | 甘肃兰州 | 秦皇岛 | 广西南宁 | 新沂 | 改则 | 鹤壁 | 淮北 | 宣城 | 承德 | 湛江 | 莱州 | 基隆 | 临海 | 铜仁 | 石嘴山 | 如东 | 咸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泰州 | 张家口 | 五家渠 | 普洱 | 本溪 | 洛阳 | 汉中 | 通辽 | 马鞍山 | 潍坊 | 石河子 | 濮阳 | 盐城 | 吉林长春 | 阿拉尔 | 澳门澳门 | 东海 | 五家渠 | 日照 | 达州 | 宁夏银川 | 铜陵 | 抚州 | 启东 | 沧州 | 海东 | 醴陵 | 慈溪 | 安顺 | 濮阳 | 阿拉尔 | 迁安市 | 安顺 | 乌兰察布 | 忻州 | 景德镇 | 日土 | 东营 | 七台河 | 安阳 | 佛山 | 东海 | 吴忠 | 潜江 | 楚雄 | 山西太原 | 阳春 | 厦门 | 株洲 | 金坛 | 钦州 | 铁岭 | 连云港 | 杞县 | 玉树 | 揭阳 | 泉州 | 七台河 | 玉溪 | 丽水 | 东莞 | 莱州 | 武威 | 湖北武汉 | 新泰 | 巴中 | 邢台 | 阜阳 | 广西南宁 | 昭通 | 海门 | 徐州 | 遂宁 | 伊犁 | 菏泽 | 双鸭山 | 博尔塔拉 | 海拉尔 | 图木舒克 | 巴音郭楞 | 临汾 | 东海 | 滨州 | 香港香港 | 通辽 | 随州 | 公主岭 | 长治 | 梅州 | 昌都 | 深圳 | 楚雄 | 鹤壁 | 咸阳 | 本溪 | 恩施 | 荣成 | 甘孜 | 改则 | 朝阳 | 青海西宁 | 灌南 | 河池 | 果洛 | 高雄 | 南京 | 泰兴 | 金昌 | 沛县 | 盐城 | 梅州 | 开封 | 吴忠 | 榆林 | 新泰 | 东营 | 葫芦岛 | 泸州 | 常德 | 广饶 | 天水 | 齐齐哈尔 | 象山 | 桐乡 | 白银 | 庄河 | 本溪 | 燕郊 | 乳山 | 盐城 | 沛县 | 五指山 | 崇左 | 鄂尔多斯 | 神木 | 淮北 | 吉林长春 | 新疆乌鲁木齐 | 九江 | 晋城 | 宁夏银川 | 十堰 | 云浮 | 庄河 | 泗阳 | 玉林 | 潮州 | 库尔勒 | 北海 | 阿拉善盟 | 慈溪 | 鹤壁 | 慈溪 | 榆林 | 佳木斯 | 朔州 | 乌兰察布 | 白山 | 如皋 | 湖北武汉 | 桐乡 | 淮南 | 启东 | 张家界 | 包头 | 慈溪 | 潮州 | 双鸭山 | 惠州 | 邳州 | 灵宝 | 锡林郭勒 | 巢湖 | 许昌 | 怀化 | 双鸭山 | 宝应县 | 惠东 | 无锡 | 池州 | 鄂尔多斯 | 黔东南 | 广西南宁 | 洛阳 | 和田 | 泰兴 | 平潭 | 贵港 | 洛阳 | 偃师 | 惠州 | 赣州 | 顺德 | 长治 | 鹰潭 | 秦皇岛 | 义乌 | 常州 | 海安 | 东海 | 汝州 | 文山 | 那曲 | 新沂 | 青州 | 昭通 | 延安 | 黔东南 | 江西南昌 | 延边 | 宝鸡 | 连云港 | 阳春 | 阿勒泰 | 五指山 | 莒县 | 吉安 | 禹州 | 渭南 | 固原 | 六盘水 | 喀什 | 怒江 | 阿坝 | 高雄 | 六盘水 | 湖北武汉 | 铁岭 | 南充 | 吉安 | 北海 | 秦皇岛 | 青海西宁 | 台州 | 巴音郭楞 | 乌海 | 榆林 | 洛阳 | 资阳 | 中山 | 新乡 | 锡林郭勒 | 文山 | 台南 | 来宾 | 大庆 | 安岳 | 宜昌 | 邹平 | 迁安市 | 江西南昌 | 沧州 | 无锡 | 象山 | 淮北 | 乌海 | 北海 | 乐平 | 盐城 | 诸城 | 自贡 | 广饶 | 防城港 | 资阳 | 南平 | 长兴 | 鄂州 | 文山 | 四川成都 | 庄河 | 惠州 | 辽源 | 诸暨 | 伊春 | 文昌 | 阿勒泰 | 石河子 | 安岳 | 桐乡 | 昌吉 | 延安 | 江门 | 山东青岛 | 海北 | 济南 | 长葛 | 青州 | 九江 | 河北石家庄 | 临沂 | 广州 | 靖江 | 日喀则 | 韶关 | 石嘴山 | 鄢陵 | 潜江 | 迪庆 | 屯昌 | 仁怀 | 平潭 | 安岳 | 孝感 | 沛县 | 长兴 | 聊城 | 阿拉尔 | 龙岩 | 仙桃 | 固原 | 新余 | 鹰潭 | 莆田 | 海南海口 | 通辽 | 河南郑州 | 阳江 | 溧阳 | 果洛 | 莒县 | 马鞍山 | 醴陵 | 丽江 | 芜湖 | 三明 | 平凉 | 垦利 | 吉林长春 | 中山 | 枣阳 | 延边 | 阿坝 | 北海 | 固原 | 平潭 | 长葛 | 南充 | 阜新 | 仁寿 | 那曲 | 邹平 | 阿拉尔 | 定西 | 河南郑州 | 阳春 | 建湖 | 象山 | 鸡西 | 黄山 | 昌吉 | 鸡西 | 德清 | 铜川 | 盐城 | 楚雄 | 博罗 | 防城港 | 大理 | 枣庄 | 项城 | 安岳 | 黔东南 | 兴安盟 | 东营 | 新余 | 保定 | 河南郑州 | 东阳 | 台北 | 芜湖 | 青海西宁 | 乌兰察布 | 明港 | 博尔塔拉 | 黔东南 | 启东 | 公主岭 | 莱州 | 迁安市 | 保亭 | 淮北 | 邢台 | 果洛 | 宿迁 | 巴音郭楞 | 临汾 | 乐平 | 茂名 | 山西太原 | 果洛 | 景德镇 | 龙岩 | 鹤岗 | 济源 | 建湖 | 任丘 | 泰州 | 海安 | 三亚 | 中卫 | 平顶山 | 镇江 | 瓦房店 | 龙岩 | 安顺 | 河南郑州 | 阜新 | 镇江 | 燕郊 | 诸暨 | 宿迁 | 金华 | 防城港 | 海北 | 锦州 | 株洲 | 红河 | 甘肃兰州 | 张掖 | 青州 | 黄山 | 莱州 | 榆林 | 三门峡 | 醴陵 | 常州 | 庄河 | 汕尾 | 喀什 | 宝鸡 | 五家渠 | 临猗 | 鹰潭 | 海丰 | 日喀则 | 滕州 | 澄迈 | 德清 | 兴安盟 | 宁国 | 顺德 | 慈溪 | 武夷山 | 温岭 | 茂名 | 云浮 | 江西南昌 | 山东青岛 | 鞍山 | 定安 | 常德 | 江苏苏州 | 盐城 | 山东青岛 | 临汾 | 赵县 | 莆田 | 惠州 | 铜陵 | 南京 | 汉川 | 巴彦淖尔市 | 乌海 | 咸宁 | 乳山 | 灌云 | 滨州 | 铜川 | 铁岭 | 肇庆 | 咸阳 | 通辽 | 吴忠 | 韶关 | 黔西南 | 贵州贵阳 | 山西太原 | 河池 | 仁寿 | 吉林长春 | 天水 | 汝州 | 西藏拉萨 | 周口 | 驻马店 | 海北 | 喀什 | 任丘 | 桂林 | 大连 | 绵阳 | 三河 | 三河 | 赵县 | 七台河 | 启东 | 商洛 | 昭通 | 甘肃兰州 | 乌海 | 三沙 | 荆州 | 丹阳 | 芜湖 | 山东青岛 | 唐山 | 宜宾 | 姜堰 | 盘锦 | 楚雄 | 山南 | 东台 | 济南 | 自贡 | 吴忠 | 伊春 | 韶关 | 安庆 | 青海西宁 | 茂名 | 德州 | 阳春 | 海拉尔 | 定西 | 承德 | 伊春 | 滕州 | 七台河 | 吐鲁番 | 克孜勒苏 | 日照 | 韶关 | 吉林长春 | 天长 | 黑河 | 岳阳 | 改则 | 贺州 | 孝感 | 巴音郭楞 | 明港 | 德州 | 慈溪 | 扬中 | 昆山 | 泰安 | 咸阳 | 吉林 | 顺德 | 嘉善 | 梧州 | 白沙 | 沭阳 | 克孜勒苏 | 广饶 | 福建福州 | 宁波 | 锡林郭勒 | 齐齐哈尔 | 临夏 | 赤峰 | 通辽 | 雄安新区 | 百色 | 安阳 | 锦州 | 和田 | 阳江 | 日喀则 | 延边 | 松原 | 永康 | 长葛 | 红河 | 泸州 | 永康 | 汉中 | 阜阳 | 邹平 | 马鞍山 | 靖江 | 山东青岛 | 兴安盟 | 绵阳 | 黔东南 | 克拉玛依 | 湘潭 | 灵宝 | 吉林 | 遂宁 | 渭南 | 包头 | 三河 | 垦利 | 基隆 | 林芝 | 莱芜 | 凉山 | 邵阳 | 桓台 | 鄢陵 | 咸阳 | 汉中 | 唐山 | 台湾台湾 | 铜川 | 安顺 | 海安 | 五家渠 | 新沂 | 宁德 | 酒泉 | 黔南 | 恩施 | 鹤岗 | 台湾台湾 | 濮阳 | 三河 | 佳木斯 | 达州 | 伊犁 | 钦州 | 禹州 | 呼伦贝尔 | 江西南昌 | 临沂 | 曲靖 | 广饶 | 潍坊 | 自贡 | 三门峡 | 酒泉 | 西藏拉萨 | 丹东 | 澳门澳门 | 邹城 | 临汾 | 山南 | 河南郑州 | 昌都 | 六盘水 | 齐齐哈尔 | 仁怀 | 岳阳 | 蚌埠 | 忻州 | 偃师 | 莒县 | 舟山 | 三沙 | 济南 | 常州 | 朝阳 | 襄阳 | 六安 | 锦州 | 上饶 | 潜江 | 金坛 | 汕尾 | 武威 | 随州 | 塔城 | 沭阳 | 盘锦 | 江西南昌 | 伊犁 | 文昌 | 汉川 | 吴忠 | 普洱 | 陇南 | 威海 | 许昌 | 南安 | 顺德 | 诸城 | 章丘 | 芜湖 | 潮州 | 汕尾 | 绍兴 | 河源 | 溧阳 | 怒江 | 广饶 | 阿勒泰 | 公主岭 | 宁波 | 临沧 | 庄河 | 云浮 | 济南 | 淮南 | 铜川 | 濮阳 | 双鸭山 | 河池 | 鸡西 | 日照 | 无锡 | 洛阳 | 顺德 | 徐州 | 淄博 | 许昌 | 宝应县 | 仁寿 | 淄博 | 柳州 | 通辽 | 通化 | 日土 | 莱州 | 长兴 | 仁怀 | 庆阳 | 咸阳 | 甘孜 | 阿坝 | 临猗 | 洛阳 | 安吉 | 池州 | 漯河 | 石狮 | 大兴安岭 | 鄢陵 | 龙口 | 日喀则 | 张家口 | 库尔勒 | 包头 | 台中 | 濮阳 | 漳州 | 曲靖 | 鄢陵 | 东海 | 义乌 | 张掖 | 琼海 | 攀枝花 | 怒江 | 聊城 | 新沂 | 诸暨 | 中卫 | 蓬莱 | 赵县 | 扬中 | 乌海 | 丽江 | 瓦房店 | 雅安 | 海安 | 云南昆明 | 澳门澳门 | 张家界 | 海西 | 禹州 | 三门峡 | 无锡 | 兴安盟 | 涿州 | 惠州 | 陕西西安 | 辽阳 | 沭阳 | 高密 | 南充 | 深圳 | 九江 | 武夷山 | 娄底 | 内江 | 徐州 | 七台河 | 濮阳 | 鄢陵 | 清远 | 瓦房店 | 山东青岛 | 平潭 | 澳门澳门 | 博尔塔拉 | 朝阳 | 澳门澳门 | 宿迁 | 长垣 | 甘南 | 玉环 | 安徽合肥 | 苍南 | 大连 | 大连 | 迁安市 | 梅州 | 包头 | 鹤岗 | 金坛 | 儋州 | 达州 | 济宁 | 醴陵 | 阿勒泰 | 东海 | 绥化 | 琼中 | 乳山 | 遵义 | 乳山 | 曲靖 | 宿迁 | 乌兰察布 | 汉中 | 德州 | 大庆 | 莒县 | 玉环 | 定安 | 黔南 | 延安 | 吉林长春 | 东营 | 台北 | 龙岩 | 五指山 | 阿拉尔 | 图木舒克 | 崇左 | 儋州 | 衡阳 | 丽水 | 云南昆明 | 潮州 | 贵港 | 哈密 | 双鸭山 | 沧州 | 赣州 | 朝阳 | 海北 | 衡阳 | 七台河 | 海丰 |